热门搜索: as  xxx  山宝  他曾饱受  山西山宝  他曾饱受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资讯 > 内容

一所学校的官僚主义行为常常是从开会的废话开始的。杜绝这些废话,让讲废话、套话的人在学校里没有市场,是一项长期的工作,因为当一个人晋升到不能胜任的岗位时,也只能用正确的废话去显摆。 讲正确的话不是一件难事,但要变成行动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即便只是简单操作的要求。

校长如何提高教育效能?从不讲废话开始

有人告诉我,你要想成为上级和下级都满意的领导,必须学会讲宏观的话,这样永远不会得罪人。

例如,在会上可以讲类似下面的一段话:

在这动荡不安的时刻,我很荣幸有机会和大家讲一讲这个重要的主题。当然,我们在相关的工作中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我们为目前的成就感到自豪,同时也要向那些奋斗在第一线的人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我们决不能低估个人热情、决心和坚持所创造的奇迹。当然,每个时代的最优秀者都有无法解决的难题,如果认为我们能超越他们,未免太过妄自尊大。一言以概之,我们要认清自己所处的历史位置。我们坚定地支持进步,我们热切地要求进步,我们希望看到进步,然而我们所期待的是真正的进步,而不仅仅是刻意求新。只有我们将传统发扬光大,才能实现真正的进步。

这段话听起来似乎很诱人,但过后仔细品味:这到底是在讨论什么?到底想要人们做什么?所以,我参加过一些会议后,常常搞不明白它们到底想解决什么问题。

这使我想起了2008年那场雪灾。当时,我是浙江省教育厅直属学校——杭州外国语学校的校长。我几次冒着大雪去开贯彻上级文件精神的会,听到了很多“将保证道路畅通作为重中之重”的话语,可是关于具体行动却只字未提。幸亏,在去开会前,我电话通知了有关干部,要求所有留校教职工将树上的雪打掉、扫出一条通道、将承重有问题的屋顶清扫以防塌陷,避免造成更大损失。

毫无疑问,看似基本的原则实施起来并不轻松。讲正确的话不是一件难事,但要变成行动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即便只是简单操作的要求。

例如,作为校长的我对年级部主任说:“早晨学生进班前,教室要通风,以保证室内空气清洁。”假如年级部主任也接着对班主任说同样的话,这句话最后就会变为“自说自话”。若要将之变成行动,就必须考虑几点钟开窗、谁来开窗、几点钟关窗、雾霾雨雪等特殊天气如何处置、谁来监督此项工作、如何保证长期坚持,等等。

我时刻警惕学校里开的会充斥一大堆无用废话,所以一般情况下不召开无事可议的会议,而是将每周一上午的校级领导班子会议拆分成中学教育工作例会、小学教育工作例会,让相关的教育教学第一线干部参加。要求会议有具体议题,我一般只听会,并不就具体事项表态,由分管中小学的校长自行决断。

我只管三件事:

一是贯彻我参加的上级会议的精神和有关信息;

二是适时地培训下属如何管理事务;

三是对他们决断中的某些可能考虑不周的事宜做些提醒。

会后,我会再召集后勤服务相关部门负责人或有关当事人开会,分别就中学、小学的一些事项要求做好配合;有时根据他们的议题,我也会直接带领相关部门负责人进入小学、中学教育的会场。

一所学校的官僚主义行为常常是从开会的废话开始的。杜绝这些废话,让讲废话、套话的人在学校里没有市场,是一项长期的工作,因为当一个人晋升到不能胜任的岗位时,也只能用正确的废话去显摆。而真正值得信任的人,从不会感到无事可做,更不会对具体的事务无话可说。即便是对并不了解的事情,他也会每周列出需要解决的问题,并及时更正偏差而保证学校的正常工作不出现混乱。当然,学校也需要超越日常事务的战略决策系统。只要日常工作系统流畅,系统性的学校变革决策就会得到强力的执行机制支撑其落实,从而保障逐步推进并取得如期的成功。

校长如何提高教育效能?从不讲废话开始

  成功的学校并不是改革最多的学校

管办评分离这个关键词一出来我们就一直在期盼。规划纲要里面特别提出了要建设依法办学、自主管理、民主监督、社会参与的现代学校制度,我最感兴趣的还是自主管理,因为学校受到太多干扰,以至于无法用更多的精力看清楚自己的核心责任。

国家在促进教育职能转变的若干意见里提出政府的一些原则,比如说权责统一、统筹兼顾、放管结合、有序推进。但是我总是在想,这些事情并不是说到就能做好的。是否像其他政策一样,我们只能看到好的政策却享受不到美好的结果。教育行政部门看重的是结构体制的改革,我们关注的是教育教学所需要的能力建设,如果我们没有这样一种主动性、能力和相应的资源库,自主管理的结果可能变得更加糟糕。

可能有些学校有这些能力,但对于更多的学校来说没有这种能力。所以有一些疑虑:

第一个忧虑,惊喜是不是短暂的?我们出台了许多政策,但政策之间缺乏联系,面对显性的教育问题,解决的办法缺乏针对性。一项政策刚刚读懂又有新的政策出台,不同管理级别的针对同一内容的新政会不断颁布,教育行政管理部门主要领导会更换,对新的政策又有新的解读。

第二个忧虑,校长身份的尴尬。校长作为一种职务,是上级部门的恩赐,忠诚是回报的根本途径。于是理解上级意图,执行上级指令成了校长的行为习惯。以至于在学校组织体系里有一种反领导力的结构。因此虽然校领导忙碌,但离学校的核心责任很远。

校长作为一种职业,必须要完成教育使命,一切工作都是为了学生的学业发展和生命成长,校长所做的工作总是指向学生,关注每一个学生的生存现实,富有远见地看待学生,用基于信任基础上的高期望值来激发学生学习的热情并肯定学生的成功。我们上级对校长的要求,和源自我们作为校长内部的核心责任其实是有冲突的。

相关内容
推荐排行
随即浏览
Copyright © 2002-2011 山西新闻网 版权所有

阿农新鲜事 | 三门峡新闻 | 山西新闻网 | 第一新闻网 | 重庆新闻网 | IT新闻网 | 1099资讯网 | KP酷派新闻网 | 皇冠资讯网 | 文章阅读网 | 湖北资讯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