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as  xxx  山宝  他曾饱受  他曾饱受  88888
当前位置:主页 > 地市新闻 > 内容

陈玉芳(右1)指导工人刺绣

    

见到陈玉芳时,她刚刚回到自己在临猗县城的刺绣馆,从北京带回的行李箱还没收拾。
    说起此次在北京接受表彰,陈玉芳很是兴奋,连称“没有想到”。
    她还在北京,新闻在电视上就播出了。她的大儿媳侯冰娜看到了,激动地给她发去短信:“为我们有一位伟大的母亲而骄傲!为成长在这样的家庭里而自豪!”

大多数孩子收养时间超过10年

这么多年来,陈玉芳累计养育过61个孩子,其中只有两个是她亲生的,剩下的59个全是弃婴、孤儿、问题少年,都是“没人要没人管的孩子”。这些孩子中,大多数的收养时间都超过10年,至今陈玉芳家中还留有8个孩子。
    陈玉芳在临猗县临晋镇上建了个小服装厂,按周围人的看法,如果仅仅是自家人过活,绝对可以滋滋润润,但因为要供几十个孩子吃穿,读书,她不但没有攒下几个钱,反而欠了好多债。后来,她开了家培训学校,一见学生有困难就免学费,学校没挣下钱还又搭进去了不少。为了多挣钱,前几年,她在县城开了一家刺绣馆,希望能增加收入。
    收养的孩子们称呼陈玉芳为“姨妈”,称陈玉芳的老伴陈天力为“姨爸”,称她的两个儿子为“哥”。采访中,她“这个娃”“那个娃”顺嘴地叫,不追问根本不清楚哪个是亲生的哪个是收养的。
    为了养育别人家的孩子和资助贫困学生,这么多年下来,陈玉芳这个家庭累计投入了200多万元。但在自己身上却很是抠门。去年夏天,儿媳妇给陈玉芳买了3件衣服,知道价格后她直嫌贵,为此两人还罕见地拌了几句嘴。一件因为穿了不能退,她就把剩下的两件拿到服装店,好说歹说老板才答应退了一件,另外一条208元的裤子,她硬是换成了两条99元的。“我年龄大了,不需要穿那么贵的,我们这钱要花到需要的地方。”

两个儿子出钱出力帮衬母亲

陈玉芳有两个儿子,早已成家,但为了家中一群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孩子,他们还是里里外外出钱出力地帮衬母亲。
    陈玉芳的刺绣馆在县城,平常不方便回老家。每逢周末,收养的孩子放学回来,都是回大儿子陈永琦的家。做点好吃的啊,临走时给点钱啊,都由陈永琦两口子操心。前不久,陈永琦还给县里的特教学校捐赠了80套校服。
    有人问家中那么多孩子烦不烦,陈永琦回答说:“自我记事起,家中就是这个样子,早就习惯了。我也不图啥,我做点好事我妈就高兴,我就当是为了孝顺我妈了。”
    采访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婆婆受到陈永琦两兄弟的帮助,心里觉得过意不去,专门托人给捎来几个油饼、几片油炸的豆腐片,还有一些花椒叶。每样都是分两份包的,陈玉芳一看就知道是捎给她两个儿子的。她的两个儿子一样的通情达理,一样的为人好。
    十几年前,陈玉芳的二儿子陈智与一个养子同时从中专毕业,陈玉芳跑前跑后,把养子张罗送进了行政单位,而亲生儿子的工作却没了着落,只能跟着她在家干活。这两年,觉得对儿子心中有愧的她又开始帮陈智找工作。别人一听,吃惊地问:“你儿子不是在哪哪哪上班吗,怎么还要找工作?”于是,这段故事才被人知晓。
    陈玉芳说:“我当时给老二提过,他能理解我的苦衷。如果他当时极力反对的话,我也不会那样做的。”
    现在一大家子和和美美,陈玉芳说她的教育秘籍就是不怕吃苦、不怕吃亏,要有爱、孝顺、诚信。
    她说:“这样的话其实都是事后总结的,我不会讲大道理,一般都是我自己先做,他们在后面跟着学就行了。”和所有的母亲一样,陈玉芳最发愁的事情就是孩子们的学习。有些孩子的成绩不太好,她就专门掏钱请人来补课。有人不理解,说“上学这么花钱,考不上不是更好吗?”她却回答:“养孩子不难,教育好才难,哪个娃娃的前途都不能耽误!”
    陈玉芳收养的孩子现在大多都有一技之长,能够自食其力,好几个都考上了大学本科。
    对于陈玉芳来讲,每年过春节是她最高兴的时候。那时候,收养过的孩子不管天南地北,都会赶回来看望她,家中屋里屋外摆个八九桌,几十号人围着陈玉芳两口子,七嘴八舌地报告自己一年中的变化和收获。
    说到这儿,她的老伴陈天力打趣道:“那时候,她那嘴都能笑岔了。”
    近年来,陈玉芳先后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三八红旗手、中华慈善行爱心大使,山西省优秀共产党员、山西省劳动模范、山西省十大公益事业功臣、2011年感动山西十大人物等荣誉。

为这些孩子流的泪“能用瓮来装”

陈玉芳与老伴陈天力很少因为自己的事情红过脸,一辈子为数不多的冲突,几乎都是因为收养的孩子引起的。“有一个孩子,非常费事,因为他我们就打了三次架。”她说。
    第一次是因为孩子在学校打了另一个同学,那个同学的家长因为此事,拒绝向学校交学费,陈天力很生气,就批评孩子,陈玉芳在边上替孩子辩解,陈天力越说越气,胳膊一挥,一巴掌打到了陈玉芳的脸上;第二次是因为一位老婆婆丢了30元钱,找到了陈玉芳,硬说是这个孩子偷的,孩子却否认,于是一个数落一个劝说,两人又打了一架;第三次,这个孩子在教室直接和老师对峙了起来,老师很生气,找到领导说要辞职。如何处理这件事情,陈玉芳两口子又干了一架。
    每次孩子出了问题,送走外人,陈玉芳总是将孩子拉到一间房子里,面对面坐着,讲道理,说原委。而往往几句话没说完,她就两眼泪汪汪,直至大人小孩抱头痛哭。
    只上了六年学的陈玉芳总说自己不会教育孩子。“没有啥,我就是哭。我哭着说着、说着哭着,娃娃们都见不得我难受,倒是有效果。”陈玉芳说,“其实也不是专门要哭,就是看到娃娃身上有毛病,我着急啊,说着说着不由自己就会勾起以前的委屈,就控制不住了。”
    用老百姓的话来讲,陈玉芳眼皮子浅,心肠软,爱哭。就在采访中,说到前不久因车祸逝世的另一个孩子,她依然红了眼圈,语气哽咽。那个孩子她收养了8年,明年就18岁了,她把孩子的出路都想好了,可天有不测风云,一天晚上被车辆撞了。“那天晚上看到孩子,真的,我都没法活了!”陈玉芳边说边抹眼泪。
    8年时间,陈玉芳管吃管住管教育,甚至每年还定期带着这个孩子为他祖先上坟。孩子也是到她家之后才开始正式上学,直到18岁才读到初中8年级。最终,陈玉芳把孩子的亲戚叫了来,她却没有参与善后事宜的处理。她说:“我不要一分钱,我唯一的要求就是,我自己掏钱买身衣服,给孩子穿到身上。”
    说着,她又潸然泪下。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这半辈子,为这些孩子哭的泪,都能用瓮来装了”。

本报记者 胡增春 通讯员 陈永年

相关内容
推荐排行
随即浏览
Copyright © 2002-2011 山西新闻网 版权所有

阿农新鲜事 | 三门峡新闻 | 山西新闻网 | 第一新闻网 | 重庆新闻网 | IT新闻网 | 1099资讯网 | KP酷派新闻网 | 皇冠资讯网 |